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女朋友闺蜜奶好大下面好紧

2021-12-31 15:55:26 凡尔赛文学网 互联网
浏览

霍寒萧挑眉,她终于猜到了么……

“你该不会是我们总裁的亲戚吧!”叶悠悠惊叫。

“……”果然不能对她的智商抱有期待。

“我就说嘛,霍氏招聘要求那么严格,怎么会招你,原来你后台那么硬。”

叶悠悠哼哼唧唧地打量他,“虽然钱不嫌多,但你有一份这么好的工作,何必再去做‘少爷’?你不担心被其他人知道,公司辞退你?那可得不偿失。”

她还想说,“少爷”毕竟是吃青春饭,正经工作才是长久之计,更何况是在霍氏当高层,前途无限。

霍寒萧似笑非笑,低哑的嗓音揶揄,“原来你这么关心我。”

“谁关心你了,我巴不得你被炒鱿鱼。”那样就不用在再公司见到他了。

“我怕你嘴上巴不得,心里舍不得。”霍寒萧对女人一律冷漠,很少这么说话。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心门不再紧闭,很放松,偶尔还忍不住想调戏她一下。

“谁给你的自信?”

是这副高傲漂亮的皮囊,这甩男模一百条街的衣架子身材,还是他的富有?

这么一想,叶悠悠反而不得不承认,他太有自信的资本。

除了他的职业,以及他腹黑难缠的个性,他是一个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完美魅力的男人。

“首席少爷”,绝非浪则虚名。

“我送你回去。”

“回公司吗?好的。”叶悠悠起身。打车很贵,既然他主动提出,那她就勉为其难搭个顺风车。

“回学校。”

“那怎么行?现在还是上班时间,我得回去干活。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不比高管,可以在外面闲晃。”

闲晃?

霍寒萧想说,在她出现之前,他一天能工作二十小时,下属都称他为工作机器。

他的时间每分每秒都很宝贵,只想花在值得的人身上。

目前除了工作,他只对她感兴趣。

“我的上司很严格,如果完不成任务,她今天就能炒了我。”想到这,叶悠悠有点急了。

“你的上司是谁?”

“著名设计师李莎。”叶悠悠的语气颇为骄傲。

“她不就是一个普通设计师么?”霍寒萧之所以记得一个小小的设计师,是因为那个女人曾经在公司年会上疯狂向他献殷勤。

他对名字过耳不忘,但是脸,早就忘记了。不,是根本没记住过。

女人在他眼里,都是千篇一律的脸孔。

唯独眼前这个淡妆的小女人,和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让他印象深刻。

叶悠悠不服气了,“霍氏的设计师,哪一个普通?即便是C级,放在其他大公司也都是首席级别。”

“你想成为设计师?”

“那是我毕生的梦想。”

说到梦想两个字的时候,叶悠悠的眼睛闪闪发亮,这也赋予了她光芒。

为梦想努力的女孩儿,比他身边那些一天到晚只会逛街下午茶和八卦的千金小姐有吸引力多了。

“你会不会笑话我异想天开?毕竟霍氏要求那么高,想成为设计师,难于登天。”

“不。恰恰相反,敢想的人才有未来。连想都不敢想,能有什么成就。”

叶悠悠心中一动,斜眼看他,“没想到你还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今后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很多,不要被吓到。”霍寒萧语气神秘。

比如得知她眼中这个“少爷”,混日子的高管其实是霍氏总裁。

她震惊的样子,一定很精彩。

还有更多惊吓?叶悠悠忍不住胡乱猜测,有点慌。

忙自我安慰,不要为没有发生的事情纠结,船到桥头自然直。

“你不送我回公司,我就自己打车回去了。”叶悠悠试探性地说。

霍寒萧又怎么能不知她的心思,小兔子也有小心机,有点可爱。

薄唇轻划,“送。”

上了药,伤口反而有点疼,叶悠悠一瘸一拐地走出医院,手指刚碰到后座车门……

“真把我当司机了?”霍寒萧凉凉的声音响起。

好吧,确实挺不礼貌的。

叶悠悠只好上了副驾座。

“会开车么?”霍寒萧问。

叶悠悠把腿上的伤口给他看,“我都这样了还让我开车,有没有人性?”

“不是说小意思,不疼?”

“带伤开车很危险,万一再撞,我可赔不起。”

“说得好像你现在赔得起一样。”

“……”叶悠悠发现这男人的另一个毛病,毒舌。

没好气地哼,“有钱了不起?”

“难道不是?”

叶悠悠竟然无法反驳。

在这个社会,有钱人打横了走都行。比如他,虽然是个“少爷”,但有钱,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出入豪车代步,喝一百万的酒,身上这套西装和手表,看着都是奢侈品。

但他不光有钱,还很有品位,一举一动散发出豪门子弟的贵气。

有钱能买很多奢侈品包装自己,但气质这东西,绝对不是能包装出来的。

她不禁有些迷惑,他真的是个“少爷”?

霍寒萧感受到了身边小女人审视的目光,能再明显一点么,丝毫不知道隐藏,心思未免太单纯了,什么都写在脸上。

这是优点,也是缺点。

不过在他这,是前者。

他一向寡言,但是对着她,他会想主动说话。

“我好看到要一直盯着看?”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

叶悠悠脸一红:“自作多情,我是在看外面的风景。”赶紧转移话题,“你刚才问我会不会开车干嘛?”

“了解清楚,才能最大化开发你的功能。毕竟,不用指望你能拿出五十万,对吧?”

居然看死她。可叶悠悠只能被看死。她就剩下卡里七百块,五十万是天文数字。

“会开车,你能当司机。会做饭,你能当厨师。会按摩,还可以当技师。至于其他功能,以后慢慢开发。五十万,要还相当长一段时间。”

叶悠悠感到一座巨山压在自己肩上,差点把她压趴下来。

五十万啊……以她现在的工资,得还到何年何月,想想都可怕。

虽然以他的富裕程度,根本不在意这点钱,但她不能因为他有钱,就理直气壮地让他免债,这是两码事。

而且他已经在计划怎么最大化开发她了,会免债才怪了。

小脸愁垮了。

霍寒萧睐她一眼,“怎么?不高兴?”他的心情倒是挺愉悦,但是一贯的不形于色,神色依旧冷峻。

叶悠悠没好气地,“废话,你欠钱高兴?”

“不知道,没欠过。”

一听到这么欠揍的话,叶悠悠很想挠他几爪子。

“换个角度想,以后会有很长时间和我接触。”

叶悠悠更绝望了,“我也太惨了吧。”

惨?这可是其他女人求之不得的好运。

这小丫头,霍寒萧是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

十五分钟车程,霍寒萧觉得短,叶悠悠却一到公司就迫不及待下车,上了三十楼。

电动车钥匙放在她桌上,压着一张纸写着:车子已经修好。

还真像那男人说的,方助理办事挺靠谱。

叶悠悠进办公室汇报工作。

“这么久才回来,你是去外空送合同吗?”李莎正拿着粉底补妆,不满地皱着眉头:“第一天就偷懒?”

叶悠悠没说自己受伤的事。回来迟了就是回来迟了,任何解释都是借口。

“对不起,是我失职。”

“别有下次!我出去一趟,明天的会议材料弄好,发我邮箱。”

然后,没给她邮箱,也没给任何会议主题和相关内容,李莎就走人了。

叶悠悠只好自己摸索。

到了下班时间,陈安安过来指点了几句,“可怜的娃,第一天上班就加班。跟着李莎算你倒霉,她很难伺候的,助理通常一个星期一换,没人受得了她。”

“不会啊,如果不是她换助理这么频繁,我还没机会进公司呢。”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阿Q精神?”

叶悠悠莞尔,“也不算吧,我只是习惯凡事从好的角度想。”

就连季少阳劈腿,她都庆幸他劈腿的早,要是婚后劈腿,她更惨。

唯独惹上那个男人,她再乐观,也想不到半点好的。

第一次给了一个大帅哥算不算?

嘁,他不知道睡过多少女人。哦不,被多少女人睡过。

身经百战技术还那么差,一点都不求进取,肯定没有回头客。

“想什么呢?”陈安安轻轻推她。

“没什么,你先下班吧,我继续忙了。”

叶悠悠写完材料已经八点了,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下楼等公交车。

黑色劳斯莱斯穿过灯火璀璨的街道和阑珊的夜色,停在她面前。

叶悠悠认得车牌号:A9999,是她见过最牛的车牌。

后座车窗降下,男人鬼斧神工的脸,引来一片惊叹声。

“好帅的男人。”

“座驾还是劳斯莱斯,还有司机,太有钱了吧,完全就是从言情小说里走出来的霸道总裁嘛……”

叶悠悠很有冲动对这些不明真相的女生们嚷一嗓子:他不是霸道总裁,他是霸道“少爷”。

“怎么又是你?”秀眉一皱。

“巧。”霍寒萧言简意赅,半边冷酷的俊脸,倾倒众生。

叶悠悠信他才怪,“别告诉我你真的兼职滴滴,来公交站接客。”

“既然你知道我特意来接你,那就废话少说,上车。”

凭什么他让她上车就上车。

问过她乐意吗?

叶悠悠不喜欢他身上这份霸道。

“她是大帅哥的女朋友吗?长得一般般吧,还摆谱呢。”

“真不知好歹,要是我有个这么帅的男朋友,我才舍不得跟他拿乔。”

“好想替她上车啊……”

叶悠悠很想说,谁愿替她上这贼车谁上,她感激不尽。

“我们还没谈过赔偿的事。”霍寒萧冷淡的声线,格外富有磁性。

叶悠悠只好上车,关上车门,“说吧,怎么赔?”

钱债肉赔。霍寒萧心里回答。

他若这么说,小丫头肯定骂他流亡民。

当然,这张娇软的小嘴,骂流亡民也格外动人。

心,痒了几分。

“吃晚饭了吗?”霍寒萧问。

“吃过了。”

话音刚落,叶悠悠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她摸着肚子脸色一窘,“我吃得多,又饿了。”

“请我吃个宵夜?”

“你那么有钱,还要我请你?”叶悠悠不知道他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

“有钱就不能让人请客?”

“不能。不是说谈赔偿的事吗?说宵夜干吗?”

“请我吃宵夜,我可以给你减债。如果我心情好,减个三五万不是问题。”

三五万……叶悠悠有点心动。

“可贵的我请不起,便宜你的又瞧不上。”他一看就很挑剔。

“说说看。”

“我们学校后门阿婆做的重庆小面不错。”她吃了四年,百吃不腻。快毕业了,最舍不得的就是阿婆的面。

“就那个。”

“你确定?我不觉得你会喜欢吃便宜的东西。”

霍寒萧意味深长道:“不能光用眼睛看人,得用心。”

“我的心告诉你我你是个大混蛋。”叶悠悠立刻说道。

霍寒萧眼有深意,“那你的心有没有告诉你,这个大混蛋觉得你很有趣?”

叶悠悠撇撇嘴:“什么有趣没趣的,我又不是你的宠物。”

霍寒萧被她撩动了心思。

若是养一只这么可爱的小宠物,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无聊。毕竟,只有斗争和工作的生活,偶尔也会让他感到烦闷。

“去A大后门。”

“是,boss。”

……

阿婆重庆小面是一间很小的店铺。

“悠悠,好久没来啦。”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笑眯眯地迎了上来。

“是啊,阿婆,我超想您的。”叶悠悠嘴甜地说。

“是想我,还是想我煮的面?”

“都想。”叶悠悠俏皮地吐吐舌头。

霍寒萧是第一次见她这么放松的状态,她对一间面店老板都比对他亲昵。准确来说,她对只有抵触和抗拒。

阿婆的目光落在霍寒萧脸上,眼睛一亮,“这是你男朋友?很成熟啊。”

“阿婆,你想说他老就直说。”

“是成熟。成熟男人好,会疼人。我老婆子活了几十年,第一次这么帅的男人。”

霍寒萧自带高傲气场,只是挑了叶悠悠一眼。

叶悠悠轻哼:得瑟。

“还是老样子,最辣的小面?你男朋友呢?”

“和她一样。”霍寒萧回答。

“别,那么辣你受不了的,给他清汤面吧。”叶悠悠说道。

霍寒萧一怔,心头泛起一丝异样。

他作为一间跨国财团的领导者,手下管着几百万员工,一向由他发号施令,其他人服从。别人替他做决定,还是头一次。

新鲜。

并且,他不排斥。

“看着我干嘛,坐吧。”叶悠悠坐下。庆幸这个时间店里只有他们一桌,要是有其他女学生,肯定又要对着他大发花痴了。

以前她和季少阳交往的时候,就经常引来陌生女生的爱慕。还有些大胆的,当着她的面跟季少阳搭讪。

季少阳长得还不如他呢。

是她眼睛出了问题吗?季少阳和他从这个角度看居然有一两分相似。

“喜欢看,我们开间房慢慢看。”霍寒萧挑眉,似有几分爱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