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把腿把开学长陪你玩作文

2021-12-30 15:55:14 凡尔赛文学网 互联网
浏览

言楚默默的看着赵六月,这五年,她没变,只是跟以前比起来,伶牙俐齿了许多,打架的能力也变强了。

沉默许久,他才缓缓吐出四个字:“好久不见。”

“不久不久,才五年。”赵六月又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然后靠在墙上抽了起来,姿态满是不羁:“开始我还想你怎么就走了,原来跟了这么个女大款,怎么样,她一个月给你多少钱?”

言楚走到她跟前,将她手里的烟头拿了过来,掐灭后,冷冷的说:“以后别接近韵可,她跟你不同。”

说完后,言楚便再也没有和赵六月呆着,似乎厌烦、又似乎厌恶,总之,他走了,跟五年前一样,丢给了赵六月一个冰冷的背影。

赵六月的手依旧做着夹烟的姿势,她微微垂眸,看着地上的烟头,一滴清泪毫无征兆的落在手上。

她咧开嘴,笑了笑,像个孩子一样,喃喃自语:“言楚,我不爱抽烟,只是想你没在的时候,做你爱做的事情,这样,就好像你在我身边。”

在他离开的五年里,她拼命做着言楚平日里做得事情,打架、抽烟、喝酒,只要言楚做过的,她都去做,她想活成他,兴许,心就不会那么痛了,就好像他一直在她身边,从未离开。

可是这一切,就好像自欺欺人,她想忘,忘不了,每个夜晚,心都会痛,就像是结痂的伤口一次次的被剖开。

从后院进去,许家人一脸忧愁的坐在沙发上,气氛很凝重。

周芳沉默片刻,开口说:“反正这门亲事,我不同意,开始没见过她家人,看她平时做事勤快,家里人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可现在……”

“我也是。”许儒长叹一声:“许誉,这件事,我也不同意,你看看她刚才的打架的模样,说明这种事她没少做,如果娶进门,我们指不定会被她打成什么样呢。”

“爸,妈!”许誉劝说道:“六月不是这样的人,你们别这么说。”

“你懂什么,女人娶进门,那是要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她会什么?”

赵六月看见坐在一旁的言楚紧紧握着孙韵可的手,特别刺眼,两人不知说了什么,孙韵可微微笑了笑,很是温柔。

看着许家人因为赵六月的事情吵个不休,言楚便道:“许誉喜欢她,就由着去吧,至于她家人,可以沟通,没必要闹得这样。”

“周钰,你别老帮着许誉,你当舅舅的,能不能拎得清?”

周芳喊着言楚周钰?赵六月愣住……怎么会是周钰?

赵六月皱起眉头,心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明明是言楚,为什么要叫周钰……

坐在一旁的周老爷子也跟着长叹一声:“这事,我们老一辈不管,你们自己看着办,别闹的众人皆知,走到街上都抹不开面。”

周芳和许儒双双沉默,虽然两人都不太满意赵六月,可言楚和周老爷子都开口了,两人也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许誉微微抬头,便看见站在不远处的赵六月,他露出笑意,朝着赵六月走去:“六月,下午我带你去补拍婚纱照吧。”

赵六月笑了笑,抬起手指着言楚,甜甜的说:“让舅舅和舅母陪我们一块去吧。”

许家人最终还是因为许誉的坚持,没有反对这门婚事,可是周芳和许儒打心眼里不喜欢赵六月,另一边正暗地里给许誉相亲。

到了下午,许誉开着车赶到了京州里最有名的婚纱店,赵六月到二楼挑选婚纱,许誉和言楚、孙韵可三人便坐在休息区看着赵六月。

没过多久,她提着一件中式礼服走到三人跟前,甜甜的笑着:“许誉,你说我穿这个好不好?”

许誉笑着说:“你穿什么都好看。”

赵六月的目光显然看着言楚,似若不谙世事的少女,走到他跟前:“舅舅,你说我穿这个好不好看?”

言楚看着那身中式礼服,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回应。

赵六月握紧双手,三年前,言楚攒下了第一个一万块,当时,他就牵着她的手来到这间婚纱店的大门,抱着她说:“六月,以后我们结婚,就穿那个红色的,不穿白色的,我们中国人就是要红红火火。”

赵六月笑着说:“行了吧,那衣服可贵呢,就算是租一天也得上千。”

“你等着,我总有一天会让你风风光光的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言楚当时指的就是这件,只是,他的反应并不大,难道,他已经忘了吗?还是说,在他的眼里,只能容下孙韵可?

“去试试吧。”许誉站起身来,宠溺的说:“好看的话,咱们就用这套。”

赵六月有些恍惚,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更衣室,许誉也去隔壁换衣服,赵六月站在更衣室里边,轻轻拉开一条缝隙,看见孙韵可跟言楚说了几句话后,便站起身走了。

赵六月眸光微微一动,喊道:“舅舅,我这衣服好像坏了,你帮我看一下。”

言楚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听到声响后,也没打算起身。

赵六月又叫了一声:“舅舅,衣服卡着我的头发了,疼死了。”

言楚神色有些凝重,赵六月紧跟着就叫唤了起来,他站起身,似乎要朝着许誉的更衣室走去,赵六月一惊,又喊了一句。

她一边打量着言楚,一边叫唤着,看到他微微皱起眉头,走出几步折了回来,心中暗喜。

走到更衣室前,还没去拉那门帘,就见门帘突然掀开,赵六月衣着凌乱的站在他的跟前,甜甜的喊着:“舅舅。”

言楚看着她的模样,当下便明白了这是个局,英俊的脸上微微有些怒意,想要去拉门帘,却被赵六月死死的抓着手。

“赵六月,要点脸!”言楚似乎生气了,紧紧抿着唇。

赵六月一点也不害怕,笑着说:“你不进来,我就让大家看看。”

“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再不进来,就要被许誉看见咯。”

赵六月天真的像个孩子一样,这种逼迫下,言楚没得选择,如若被许誉看见,这场婚事就算是完了。

走进更衣室,赵六月立刻将帘子拉上,抬头看着言楚,踮起脚尖想要吻他。

不料,咫尺距离,他的手冰冷的抵着她的肩膀,冷冷的说:“够了,不要闹了,会被许誉看见的。”

“看见就看见啊,反正我也不喜欢他。”赵六月笑了笑,退后半步,站在他的跟前绕了一圈:“怎么,以前你不是很喜欢我的身材吗?”

言楚的黑眸变得幽深无比,一个女人,没穿任何衣服站在他的跟前,论是谁,都无法抵抗,更何况这个女人和他有过那么一段感情。

赵六月看得出言楚动情了,他以前和她在一起时,就会这样,她笑了笑,走到他跟前,那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阿楚,难道,这三年,你就没有想念过我?想念我们以前……”

话音还未落下,言楚猛地睁开黑眸,一把将赵六月压在墙上,低着头,气息变得浑浊,却又像是刻意压制。

赵六月笑着,用食指在他的肩膀转着圈:“还记得吗,有一回,我们就在厨房……”

言楚突然冷笑起来,黑眸变得炙热无比,一把将赵六月抱住,托住她的腰,吻住了她。

这是三年后,他们第一次相拥,言楚很热烈,而赵六月在迟疑后,疯狂的回应他!

这一刻,她想了多久?眼前的人,就是她的男人,她凭什么要让给别的女人?她不要!言楚就是她的!谁都不可以夺走!

可是,短暂的美好过后,言楚推开赵六月,努力平稳自己的气息,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他拼命克制着。

“阿楚……”赵六月红着眼眶,轻轻呢喃着。

言楚伸出食指,抵在她的唇上,冰冷的说:“知不知道你和韵可最大的区别?”

赵六月一愣,在这种情况下,言楚居然提孙韵可。

“是因为她有钱,我没钱,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是吗?”赵六月很平静的说出这番话,泪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了下来,心就如同被刀割一样的疼。

言楚看着她,黑眸隐藏着千涛翻滚的情绪,终将压制,吐出一句:“她永远不会这么下贱。”

说完,他猛地推开赵六月:“穿好你的衣服,下次再这样,我不介意让大家看!”

赵六月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是那么陌生啊……他刚才所有的举动,粗鲁、狂野,没有一丝怜惜,这个叫言楚的男人,压根就不是三年前把她宠上天的言楚,他们是两个人。

更衣室,只剩下了她一人,身子颤抖,瘫软的坐在地上。

以前的言楚,舍不得骂她,舍不得打她,恨不得将所有他能给的东西都给她,可现在,他厌恶她,讨厌她,牵着别的女人的手,而她没有资格阻拦。

想到这,泪水无声的落下,落在掌心,她呜咽着,却又不敢哭出声来。

在多少的夜里,她只能像现在这样,忍耐、克制,什么都不能做。

许誉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是典型的中式礼服。

“舅舅,你看看这衣服怎么样?”许誉在言楚的跟前一转,俊逸的脸上神采奕奕。

言楚点了点头,适时,赵六月也换好衣服走出来,只是显得有些沉重,脸色也不好,许誉走到她跟前,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赵六月摇了摇头:“就这套吧,不过许誉,今天我没心情拍,改天来吧。”

许誉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好,你说不拍就不拍了,咱们回去。”

话音刚落下,许誉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看了看,避开赵六月走到角落里。

“喂,爸。”

“你不是说要给我彩礼钱吗?怎么还没送来?”

“我现在就来,您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