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 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2021-12-28 15:55:05 凡尔赛文学网 互联网
浏览

她只是没有注意而已,这路都是平的,谁知道还会有一个坑啊。

“我……啊!”顾陌惊呼一声。

一句话刚开始说了一个字,顾陌就被人腾空抱起。

厉司承竟然直接抱起了她,还是用那种公主抱的姿势。

人体的第一反应是在危险的时候抓住救命稻草,所以顾陌下意识的就勾住了厉司承的脖子。

这样的姿势,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特别近。

顾陌更加清晰的能看到厉司承的脸,那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轮廓,棱角分明的五官。

他的眸子看着前方,但是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骇气。

顾陌想,如果这个男人的身体不是这么差,受到厉家的重视,那肯定会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抱着,顾陌觉得完全不用,她又不是不能走。

要不是刚刚那个坑,她还能跑能跳!

“我能自己走,你放我下来。”顾陌看着前面的路。

然而厉司承像是没听到一样,还在往前走。

顾陌的身子忍不住动了动,然后抱在她腰上的手越发的用力。

“别动!”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

顾陌不动了,就这样被厉司承抱进了别墅里面。

厉司承把顾陌放在沙发上,然后去给顾陌倒了杯水。

很快,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提着一个医药箱从门口走进来。

“厉少。”那个人和厉司承打了招呼。

“给她检查一下,她误食了一些药物。”

这是厉司承的私人医生,虽然他没带顾陌去医院,但刚开车回来的路上,他就打电话联系了私人医生过来,给顾陌看看。

以防万一,还是确定没事的好。

顾陌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厉司承竟然联系了医生给她检查,心里一暖,冲着厉司承傻傻的一笑。

看到顾陌这个笑容,厉司承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他勾了勾嘴角,笨蛋!

检查完确定顾陌身体没事之后,厉司承回到书房,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厉司承神色冷漠,犀利的双眸深渊般幽冷,他身形修长魁拔,背对着幽幽的光线,身上充斥着一种杀意。

书房里的灯光不算太亮,打在厉司承的身上,让他看起来犹如来自地狱的撒旦,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掌控一个人的生死。

“让你准备的厉家资料准备好了吗?”

“嗯,厉元的,直接安排吧,还有和厉元关系不错那几个,也给他们一点教训。”

挂了电话,厉司承目光深沉的看着窗外的夜色,黑夜的像是被泼了墨的油画,安静又神秘。

厉司承花了一点时间处理了这些事,叫顾陌去酒吧的人,他一个都没放过,厉家的人,是时候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在酒吧威胁他们的是没有第二次,因为第二次,就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惩罚了!

他的人,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顾陌去洗完澡之后,吹干了头发,就开始拿着电脑做正事。

既然能重生回来,她肯定就不会让自己平凡的度过一生。

顾陌其他的身份还有很多很多,反正都觉得她是傻子,平时没人管她,她就自己研究这些。

和奈斯一起,一不小心就涉猎的太多。

顾陌还没忙完,她放在旁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顾青山打过来的。

顾陌并没有立刻接,把手机扔在一边,任由它响着。

很快电话被挂断,没过多大一会,又打来第二遍。

直到第三遍的时候,顾陌才接起来,声音带着一丝怒气,像是睡着被吵醒的样子:“谁呀?”

“你爸!”对面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

“哦。”顾陌不承认这个父亲,因为顾青山根本就不配。

顾青山当初的创业基金,都是她妈妈的,甚至妈妈还因此和外公断绝了关系。

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顾青山就出轨了,有了顾媛。

她妈妈在她三岁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然后紧接着不到半年,顾夫人就带着顾媛进了顾家。

而按照原来的发展,傻了的顾陌天天被人欺负,在顾媛不嫁给厉司承逃婚之后,她也逃了。

其实这才是她悲惨人生的开始,不给饭吃,被毒打都是常有的事。

顾媛不知道在哪里听说了一个地下直播,只要把顾陌卖过去,用顾陌的身体来赚钱。

看直播的人都是大佬,只需要满足他们视觉上的冲击,钱根本就不是问题,打赏都是好多好多。

顾陌虽然是一个傻子,但是身体又没有缺陷和问题。

到了那个地下直播的场地,顾陌看到了太多太多让人恶心的事情。

只要钱到位,就根本就不把那些女孩子当人,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在顾陌被逼着去第一场直播的时候,她自杀了。

一头撞在了那边的墙上,这个世界,终于解脱了……

……

“你听到了吗,你姐回来了,你明天回来一趟!”

顾青山的声音把她的思绪唤回来,顾陌缓缓的睁开眼,她生的一张非常漂亮秀致的脸,很乖的长相,那双眸子是浅浅的茶色的,平日里瞧着很是温柔的颜色,如今却添上了几分冷色,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头,甚至带着几分讥诮。

她蝴蝶微憩似的睫毛微微扇动,眸色中沁着一种蚀骨的冷意。

顾家的人,想着都觉得恶心!

顾陌缓缓的开口,不带半点温度:“顾媛?她还活着呢?叫我回去参加她的葬礼吗?”

“你!”顾青山被气的不轻:“你怎么说话的!”

“不爱听可以不用给我打电话。”顾陌可一点都不想听到顾青山的声音。

和顾青山说话,她有杀意!

“你是不是翅膀硬了,敢这么和我说话?”顾青山觉得顾陌很不一样,就好像变了个人。

顾陌:“你想让我怎么和你说话,是不是要把你供在祠堂里,天天对你磕头?”

想到以前的那些,顾陌是一点都不想装,更别说是给顾青山好脸色。

顾家她当然会回去,她还要回去看好戏的!

顾青山心脏病差点都给犯了:“你……你……”

懒得听顾青山啰嗦,顾陌直接挂了电话。

【宿主,顾媛不会想做什么吧,她们叫你回去肯定没好事!】

【还有顾媛真过分,你嫁过来了,她就回来了,她有本事怎么不一辈子别回来?】

顾家的人真的绝了,和厉家的人有的一拼。

顾陌掀起一丝笑容,睫毛垂下,遮住眼中的阴暗:【明天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今晚厉司承还是没回房间来睡,顾陌一个人睡觉的。

只是她晚上起来了一下,从门缝里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

顾陌晚上睡的并不好,她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小时候,看到母亲车祸现场的时候。

妈妈……

她都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子了,只记得妈妈很漂亮。

还梦到了自己长大之后,被顾青山送到那个地下直播组织,看到的那些画面。

厉司承准备去楼下倒杯水的时候,听到房间里好像传来了什么声音。

顾陌怎么了?

厉司承大步的走过去,在门口,他听到好像有人哭了。

他直接拧开门,顾陌不知道今晚厉司承会不会来睡觉,所以就没锁门。

门很轻易就开了,厉司承走进去,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妈妈……”

是做噩梦了吗?

还是想妈妈了?

到床边,厉司承打开了小台灯,灯光不算太明亮,但是顾陌脸上的泪痕却十分明显。

她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她哭了。

厉司承平时见到顾陌笑了太多次,她的笑容如同阳光一般,很温暖,很舒服。

可是看到顾陌现在的样子,厉司承的心也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

厉司承靠近,握住了顾陌的手,另外一只手替她擦掉了眼角的泪痕……

“疼……”

在梦里,那些鞭子一下下的抽在她的身上,皮开肉绽。

因为不听顾青山的话,顾青山会打她。

因为让顾夫人或者顾媛生气了,也会打她。

因为不想上台直播,不想脱掉衣服,会被打的更严重。

那些伤,一直都压在顾陌的心底,哪怕是现在已经不可能再有这种事情了,可依旧是会成为一种噩梦般的存在。

厉司承不知道顾陌梦到了什么,他知道,顾陌在顾家的日子,肯定过的不好。

调查过顾陌的资料,知道顾陌很小就没了母亲,可能是梦到关于母亲的事了吧。

厉司承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别怕。”

可顾陌好像没感觉到他给的力量,哭的更厉害了。

厉司承没办法,只好直接上床。

然而他一上来,顾陌就抓着他的衣服,像是抓救命稻草一样,还滚到了厉司承的怀里。

怀里突然多了一个小东西,厉司承的呼吸都空了一秒,甚至连身子都是僵硬了。

过了两秒钟,他把顾陌整个人都抱在怀里,然后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别害怕,既然嫁给了我厉司承,以前的事就不会再发生了。”厉司承的声音很轻,带着一种温柔和宠溺。

要是被封越泽那些人看到,眼珠子肯定都要掉出来,SC的总裁从来都是狠戾著称,怎么可能这么温柔,肯定是被调包了!

厉司承知道,自己的身体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但哪怕是他走了,肯定也会把顾陌安排的好好的,绝对不会让人欺负顾陌。

这种哄小朋友睡觉的姿势和动作,厉司承从来没有经历过,但是却手到擒来。

梦里的顾陌好像感受到了什么,慢慢的安静下来。

然后缩在厉司承的怀里,就这样睡着了。

清晨。

等到顾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顾陌缓缓的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在一个怀抱里。

她的肩膀和腰都被人抱住,而且抱的很紧。

窗帘没有完全拉上,借着外面的朦胧的光,顾陌看到了近在咫尺这张无可挑剔的脸。

而厉司承和她挨的特别近,那纤薄性感的唇瓣都快贴在她的脸上去了!

顾陌的脑子里闪过一丝什么,在那个直播场所看到的画面瞬间侵占了她的脑海。

出于本能和身体自然的抗拒反应,顾陌的脚不听大脑使唤,比脑子还快了一步,直接把厉司承踹下了床。

“砰”的一声,好像摔的还挺重的。

都被人踹到地下去了,就算是死猪也该醒了吧,更何况是一向浅眠的厉司承。

厉司承觉得自己骨头都被摔断了,他看着床边上的顾陌。

厉司承不知道顾陌力气竟然那么大,这一脚这么用力。

应该是踹在大腿上的,他大腿的肌肉都在疼。

要是再往上一点,他的命根子可能都要废了!

厉司承捂着自己疼痛的大腿,顾陌看到厉司承那个位置,很像是捂着那个地方。

再看厉司承一脸痛苦,顾陌回忆了一下,她该不会是踹到厉司承那个地方了吧。

顾陌一脸歉意:“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她真的是没有反应过来,看到厉司承那张脸,让她想到了自己看过的很多画面。

那些男人根本就不听那些女孩子的,直接侵占她们……

顾陌都不知道厉司承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睡的,她昨晚好像睡的并不好,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一直到后半夜,好像才安定下来。

“没事!”厉司承咬牙切齿,黑着脸从地上站起来。

他的衣服都还没脱,因为昨天抱着顾陌,也没想到自己能睡着。

厉司承看了一眼腕表,瞳孔震惊了一下,现在竟然已经七点了?

他睡眠不多,每天的生物钟都非常准时,通常情况下六点就会醒了,有的时候还会更早。

但绝对不会超过六点半的,可今天,他竟然睡到了七点?

“真没事吗,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顾陌看了一眼厉司承那个地方。

什么都没看到,她快速的收回了视线,脸颊却悄悄的红了起来。

不过,厉司承为什么要抱着她睡觉呀?

该不会是对她图谋不轨吧?

想了想,又觉得厉司承还没饥不择食到这种程度,而且厉司承应该什么也没对她做。

“不用。”厉司承冷冷的丢下两个字,就去了浴室。